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文化園地 > 風采
視力保護:
“尊重”是根繩 穿心提神拴住愛
記中國能建安徽電建一公司機械化大修廠鉗工班
來源:安徽電建一公司 作者:夏忠 日期:2019-02-28 字號:[ ]
  中國能建華東建投安徽電建一公司機械化大修廠鉗工班是個戰斗力超強的團隊,承擔著公司海內外160多個工程項目的大件吊裝、大型機械拆裝與維修任務。16名員工個個技能過硬、身手矯健。當外單位紛紛向他們伸來橄欖枝,許之高薪水、儲備干部等優厚待遇,但他們卻不為所動。鉗工班究竟有何魅力,能產生如此大的向心力、凝聚力?2018年10月下旬,筆者走進鉗工班,尋找答案。

受人尊重金不換

  小孟的同鄉李平師傅告訴筆者:“小孟家上有老下有小,經濟負擔重,家屬為照顧年邁多病的老人,無法工作,孩子正上學,家里的吃穿用度全指望他每月四五千塊錢工資。班里就他抽5塊錢一包的香煙,一分錢恨不得掰兩半花。”青工孟令建個性沉穩、手腳勤快,技術在鉗工班數一數二,好幾家單位多次許之高工資,都被他婉言拒絕。筆者問及緣由,小孟靦腆地說:“在這里干活受尊重、心氣順。”
  前不久,省里又一家單位向小孟發出邀請,大家紛紛勸他高就。小孟卻心情激動地講起自己的經歷:“沒進鉗工班之前,我就跑遍大江南北打工,工資比這里高的單位有的是,但心情不爽,和老板是純粹的金錢關系,老板出錢我出力。工作中稍有疏忽,輕則挨批,重則被罰,遭白眼、受氣……總之就是低人一等。在這里就不一樣了,能感受到溫暖和平等。”
  小孟的話打開了幾個青工的話匣子。
  “我剛進鉗工班時連工具都認不全,只能出出笨力,可是老師傅們還不讓我干重活。”鄧義楠搶著說,“前年,我從部隊退伍回來,因無工作經驗,求職四處碰壁。一個偶然的機會走進鉗工班干協議工,我想多干點重活,彌補自己沒技術的缺陷,老師傅們卻不讓,我以為他們嫌棄我,事后才知道,他們是怕我使蠻力傷了腰。為此,班組還出臺一項新規定——新進職工3個月內不準干扛道木等重體力活。”
  鉗工班80后、90后職工占70%,這些人都是勞務派遣工和協議工,素質良莠不齊。面對日益增長的工作量,怎樣才能使青工們盡快掌握技能,提高班組整體作業能力?如果按照傳統的4年學徒期培訓模式帶徒,班長陳斌省心,青工們學起來也輕松。可公司正值跨越式發展時期,工程項目如雨后春筍,組建鉗工班的目的就是緩解工程項目壓力,如果按部就班教徒授徒,黃花菜都涼了,鉗工班也失去了存在的意義。“在這干活有奔頭!雖說我們是勞務派遣工,可公司及同事們從沒把我們看低,同工同酬不說,還鼓勵我們考技術等級,外出學習培訓期間,工資獎金一分都不少。”剛拿到高級工證書的雷勝利忍不住插話。
  “廠里打破用工制度,對勞務派遣工、協議工執行與正式職工政治上同待遇、工作上同標準、利益上同收獲、素質上同提升、生活上同關心的‘五同’制度,只要你有本事、有能力,就能拿高工資,而且晉升通道通暢。”班長陳斌侃侃道來,“這些小伙子們肯吃苦、能受罪,個個都能獨當一面,我也舍不得他們走。”

“有技術才能贏得尊重”

  “技能傳授與培養要打破常規、與時俱進。”陳斌與老師傅們達成共識,將技能培訓融入日常工作,提升班組整體作業能力和戰斗力。
  為激發青工們學技能的欲望,讓苦練技能化為自覺行動,陳斌將許振超、竇鐵成等藍領專家立足崗位、練成絕活的事跡張貼在宿舍,老師傅們則經常為他們講述技能成才的奇人軼事,將“有技術才能贏得尊重”的理念種子播撒在他們心里。
  之后,班組又推出“精一、懂二、會三”的技能培訓計劃。根據每個人的特點,設置不同的技能學習計劃和目標,通過鼓勵與督促加以引導和鞏固。鉗工班在作業中經常要用到電焊、火焊等技術,外出施工作業不可能各工種全部出動。利用作業閑暇時段,班組就組織青工們到公司焊培中心學習,回來后再進行反復練習和實踐。鉗工們掌握電火焊技術后,作業效率明顯提高,施工成本隨之降低。
  “我們鉗工班就是要做到他無我有、他有我精。”陳斌如是說。
  前年秋天,馬鋼熱電廠更換發動機定子的作業檢驗了鉗工班的實力。該定子是日本生產制造,廠方技術人員來施工現場查看后提出:作業空間狹小,交叉作業多,工序復雜,更換的工期至少要延長一周。如按照日方建議,延長工期將給公司帶來數十萬元的經濟損失。班組抽調技術骨干和技術人員經過實地測量計算、推演作業過程后決定,不采納日方建議,修改作業方案,自行更換發動機定子。
  他們搭起簡易帳篷,12名勞務派遣工和協議工吃住在吊裝現場,困了到帳篷里睡一會,醒了用涼水洗臉提神,輪番作業、晝夜加班,4天時間完成全部任務。
  日方得知竣工消息后,派出20多名技術專家查找安裝質量缺陷。一個中國通專家俏皮地說:“蘿卜快了不洗泥,讓鉗工班做好質量缺陷‘挨罰’的準備吧。”在場的中方工作人員為此捏了一把汗,而鉗工們卻鎮定自若,自己干的活自己心里有數。
  果不其然,技術專家“雞蛋里挑骨頭”,分頭查找4個多小時,統計分值全部達到“優良”,日方廠家驚呼“奇跡”,在施工現場向鉗工師傅們深深鞠躬致敬。

“互助小組”解后顧之憂

  “我家客廳日光燈壞了,啥時有空來幫我瞧瞧。”
  “嫂子,別著急,下班后我就過去。”
  10月21日下午,班長陳斌接到在新疆項目出差的羅勇愛人的電話后,便去準備維修工具。幫助職工解除后顧之憂,這是鉗工班成立“互助小組”的初衷,也是目的所在。
  “班組成立‘互助小組’是我提議的。”老職工葉小海說,“2013年冬天,我出差到陜西楊凌項目安裝塔吊,半夜接到老母親電話,說家里自來水水管凍裂,廚房積水漫過腳面。小區物業將家里閘閥關掉,要等天亮才過來修。老母親80多歲,一個人住,在清掃積水時摔了一跤。我心急如焚,趕緊打電話向班長陳斌求助,班長喊上幾個同事就直奔家里,送老母親去醫院,清理廚房積水。當收到老母親無大礙的消息后,我淚流滿面,班組職工就像家人一樣貼心。”
  出差回來,葉小海提出成立互助小組,得到大家一致響應。剛開始,互助小組只是幫出差在外的職工家干些重體力活,修修家電等“雞毛蒜皮”的小事。但隨著公司遠程項目和海外項目的增多,職工出差更加頻繁,互助小組的內容也隨之增加。
  仲夏師傅的女兒今年如愿以償考上心儀的大學,他高興地請班組職工吃大餐,說這其中有大家一半的功勞。今年年初,仲夏師傅到公司海外項目出差,一去就是半年多。他妻子上夜班,女兒上晚自習沒人接送。他正準備求助親戚,卻接到女兒電話,說班組的叔叔輪流接送她,還說“陪考”他們也一并代勞。
  鉗工班大多是獨生子女,工作忙起來,有時候照顧不了家。老人生病住院,同事會主動搭把手;家里有紅白大事,互助組輪班幫忙。去年夏天,羅勇的父母相繼住院,同事們輪流去醫院替換他,讓他多休息。父親去世后,又幫他料理了后事。羅勇說,人在最困難的時候得到幫助,那種溫暖終生難忘。
  采訪結束,當筆者問及陳斌鉗工班緣何擁有超強的戰斗力時,他以鏗鏘有力的8個字作答:“兄弟齊心,其利斷金。”


打印】 【糾錯】 【關閉

   
japanese av jav hd008,国产白拍偷拍免费视频-把她绑在床上轮流视频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